Posted on

  当我来到位于里斯本北部约40公里处的葡萄牙国立马夫拉宫时,我被这座洋溢着巴洛克和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惊艳到了。这座宏伟华丽的建筑的诞生和一个传说有关。1711 年,方济各会修士安东尼奥(Antonio de S. Jose)和主教努诺·达·库尼亚(Nuno da Cunha)会见时,主教希望修士向上帝祷告,为他们的国王带来子嗣。结果修士回答:“让国王向上帝发誓,在马夫拉建一座修道院,那么,上帝很快就会给他子嗣。”修士之所以这样说,是想实现自己的私愿,因为马夫拉是他的家乡,他觉得那里太需要一个像样的修道院了。若昂五世国王,也就是葡萄牙的“太阳王”一口答应。天随人愿,1711年12月4日,小公主出生,又过了几年,小王子也出生了。同时,这座巨大的工程动工。最初的计划是为13名修士建一座修道院,之后扩展到为300名修士建一座修道院,以及同时修建宫殿和大教堂等。

  最终,马夫拉宫于1755年竣工,占地约4万平方米,包括1200多个房间。据说当时约有5万人参与了宫殿的建造。这座宫殿主要为皇室人员提供娱乐、学习和宗教活动的场所,也兼有方济会修道院的功能。打造宫殿的钱来自殖民者从巴西带回来的黄金。马夫拉宫是葡萄牙昔日辉煌的见证,于201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我为马夫拉宫图书馆而来。这座图书馆经常出现在各类最美图书馆的榜单上,也是世界上最长的修道院图书馆。它位于宫殿二层,是一间以白色调为主的房间。图书馆长约85米,宽约9.5米,呈十字架形,其中间位置有一个圆形拱顶。因为图书馆很长,从一边望去,几乎看不清最里面的摆设。图书馆内的木书架呈白色,上面雕刻着洛可可风格的图案。据说,若昂五世去世时,这座图书馆还没有装修完,后来随着巴西黄金开采殆尽,再加上1755年的里斯本大地震,图书馆工程被迫中止。1771年,在奥斯定会的催促下,图书馆才竣工。1792年,方济各会接管了该图书馆,他们提倡过清贫的生活,便把所有书架都涂成了白色。如今看起来,白色的木雕饰别有韵味,有点像天花板的石膏雕花。

  据宫殿官方导览册介绍,图书馆内约有3万册藏书,这些书出版于15到19世纪,涉及神学、历史、旅行、艺术和医药等主题,其中有很多“摇篮本”,即欧洲活字印刷术发明之初50年间所印刷的出版物,比如《西塞罗的演说集》(1472年)、《荷马全集》(1488年)和《纽伦堡编年史》(1493年)等。《纽伦堡编年史》是一本配有精美插图的世界历史书,书中记载了历史上诸多重要事件。图书馆还收藏有狄德罗和达朗伯的《百科全书》首版,以及被公认为世界第一部现代地图集的《寰宇全图》。这本地图集由弗兰德学者亚伯拉罕·奥特里斯于1570年首次出版,包含53幅地图。马夫拉宫图书馆收藏的这本出版于1595年。除此之外,葡萄牙诗人路易·德·贾梅士历时30年创作的史诗《路济塔尼亚人之歌》首版(1572 年)也存于此,这本书被视为葡萄牙的国宝。

  若昂五世国王崇尚文化科技,这些书大都是他召集人马从四面八方收集而来的,这位国王致力于将欧洲最好最新的出版物纳入宫殿图书馆中。更有趣的是,图书馆还收藏有750多册“”。1754 年,教宗本笃十四世认识到收藏各类书的重要性,遂颁布诏书,允许图书馆收藏一些重要的违禁作品。与此同时,他下令禁止任何人未经皇室授权把这些书放到别的位置,或将书借走,违规者将受到重罚。这些书被归类为“杂书”(Varia Miscellanea),占满三个书架。有的书中标记着“禁”的字眼,提醒人们遵守相关法令,令人望而生畏。这些中包括意大利哲学家佐丹奴·布鲁诺的书籍,他声称地球围绕太阳转,并因这种“异端邪说”被判处火刑。

  1808年,面临法国的入侵,若昂六世国王率王室逃往巴西,他当时带走了马夫拉宫殿的大部分贵重物品,包括油画、家具、挂毯和瓷器等。当我正唏嘘宫殿和图书馆被赋予新生时,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将一个展示盒举到我的面前。我仔细一看——天啊,那里面竟然陈列着三只蝙蝠标本。工作人员告诉我,它们曾经是图书馆的“居民”。

  原来,蝙蝠是用来护古籍周全的。书虫,是一种真实存在的昆虫,它们呈银色,又被称为衣鱼、剪刀虫和蠹虫等。它们喜欢潮湿的环境,最喜欢的食物是书籍和纸张。于是,藏有大量古籍的图书馆自然会把它们视为洪水猛兽。有些图书馆会使用环氧乙烷和溴甲烷的混合气体熏蒸,或用伽马射线和X射线等辐照控制此类害虫,但马夫拉宫图书馆却拥有一支特殊的护卫军:蝙蝠。因为蝙蝠吃书虫,也会吃飞蛾和其它危害书籍的虫子。蝙蝠白天藏在图书馆的某个角落里,等天黑后,它们就会出来执行任务。

  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他们的工作内容之一就是每天早上清理图书馆的蝙蝠粪便。我问她这里大概有多少只蝙蝠,她也不知道,但据说有几百只。谁也不清楚它们从什么时候住进了图书馆,大概从图书馆一竣工,它们就在这里安家了。我不禁想起我淘的那些旧书……会不会某本书中也藏着书虫?我也要养只蝙蝠来对付它们吗?而我一直害怕蝙蝠,因为小时候大人们常说:离蝙蝠远点,它身上的粉弄到眼睛里的话,眼睛就会变瞎。不过此时,我对它们多少产生了一些好感,因为它们也爱书呀。

  (崔莹:记者、纪录片导演、专栏作家,爱丁堡大学博士,热爱行走和文学,喜欢收集世界各地的老插画书,出版有《英国插画师》《英国插画书拾珍》等书。)(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