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7日

  离欧冠区5分,离降级区4分,以8轮10分刷新队史英超最差开局的利物浦,居然成了“Big6”行列当中,目前唯一掉出欧战区的那一个。放在季前,这是谁也不敢放飞自我的预测,但在如今,却成了克洛普和弟子们必须直面的灾难。与2014-15赛季多特“情飞德乙”和2020-21赛季的中途血崩不同,本季并未被伤病过多困扰、骨干悉数在列、更衣室也算和谐的利物浦,“断电”如此猝不及防,而诸多结构性问题,则在与阿森纳一战中暴露无遗。但这还不是鬼故事的全部,下周末利物浦就要踢曼城!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但和执教多特时迥异,克洛普任内,却在最大限度保持球队核心的完整性,但执教满7年的当下,球队的老化已是肉眼可见。本场利物浦首发11人平均年龄高达28岁342天,在本轮目前已经出场的18队中无悬念地成为最高;而阿森纳则是24岁186天,在18队中第二年轻,是货真价实的青春风暴。这更揭示“老红军”赛季迄今,从未在单场跑动距离上高于对手的残酷现实。毕竟,克洛普的重金属摇滚流,靠的就是全员疯跑搏命。

  运动能力滑坡的结果,不但体现在高位逼抢执行的有名无实上,更令球队丧失了不少细节功能。以往范戴克不但能在定位球时冲击禁区,就连在中圈持球调度,亦是荷兰高塔的标签之一。但如今,且战且退的目送,已经是“世一卫”最遭诟病的一点。而亨德森也早就不是退能充任半个中卫、进能长传发动的全能角色,越来越被对手针对性包夹的他,愈发成为红军首发的命门。而近几年来始终为尊者讳的萨拉赫,持球推进也一再减少,精力几乎都专注在过人和射门等关键球环节。着眼于职业生涯下半场的转型无可厚非,但其效率却细思极恐。

  更雪上加霜的,是在成绩压力面前,本就不以轮换见长的克洛普,本场继续沿用了周中欧冠击破流浪者时的核心班底。与此形成鲜明对比,阿尔特塔只让4名踢了欧联的先发继续出赛。体能储备和求战欲都不在同一层面的两队,历经反复拉锯,以一次略有争议的点球判罚宣告枪手胜出。而自从枪手破门后,到比赛结束的不到20分钟内,除去埃利奥特一次“碰瓷”,利物浦甚至没创造出任何值得一提的机会,球迷们记住的,只是被换下的萨拉赫失落的表情。

  周中以4前锋阵势对流浪者降维打击,利物浦的止跌可喜可贺。但到了强强对话的场面,“人多力量大”战术的风险,克洛普想必也心知肚明。毕竟4前锋中并没有专职策应、做球和组织的角色,反而仍然依赖阿诺德的“后轮驱动”;而中场缩减至2人,则意味着主动拆了中路屏障。阿森纳的前2球均是利物浦“顾头不顾腚”所埋下的恶果:马丁内利从右后卫和中卫结合部后发先至,推射首开纪录;第二球发生时,长驱直入的巴西人又把两名中卫一并带走,中路补缺的居然是蒂亚戈!难怪萨卡看到如此之大的空间都不免错愕。

  残酷的事实是,倘若克洛普继续将比赛组织重任交给阿诺德,眼下这支红军,就连“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都做不到。而当菲尔米诺出场后,利物浦的进攻重心明显转向中路,但无奈若塔虽在射门、跑位和策应上都值得给出高分,拿球组织却绝非所长,几次中路在阿森纳合围中的丢球,导致刚刚起势的利物浦势头中断。而他和努涅斯搭档时间太少、彼此缺乏默契的问题,也绝不是一两场就能解决的。比赛最后时刻,站在这个位置的换成了小将埃利奥特,而对面呢?是直接策划了首粒进球的核心厄德高!

  诚然,主裁判奥利弗在点球判罚上的莫衷一是,多少影响了比赛走势,但利物浦的确不是本场表现更好的一方。球队破釜沉舟改打的4-3-3,恐怕也势必因为本场迪亚斯的因伤离场戛然而止。赛季前8场输球场次已经追平上季38轮总和,也导致利物浦如今必须理智地重新设立赛季目标。毕竟上次前8轮没有拿到两位数积分时(2012-13赛季),红军在季末只排在第7名。不幸中的万幸或许是,欧冠踢完流浪者后的“军城大战”将会在安菲尔德开打,否则对于本赛季迄今客场不胜的利物浦而言,对垒曼城的恶战,将是又一番劫难。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